当前您在:主页 > G再生活 >美容学院奖学金诱报读课程‧学员休学须赔6000元
美容学院奖学金诱报读课程‧学员休学须赔6000元
分类:G再生活 热度: 491℃

美容学院奖学金诱报读课程‧学员休学须赔6000元(吉隆坡10日讯)6名女子揭露,美容学院以免费提供美容学位及助学金为饵,诱骗学生选修课程后,强逼学生签下一旦中途休学得赔偿6000令吉的契约。为此,一些学生在毕业后虽获安排工作,但却莫明被资方扣除月薪充作学院学费,如果辞职同样也得付赔偿金。6人指出,原本说好的免费课程,最后却要赔钱,令她们有感受骗并拒绝赔偿。6女子列黑名单难贷款她们声称,院方在过去一年多来,不停以电话及简讯方式向她们“追债”,甚至以拖欠“贷学金”为由,把她们列入信贷情报服务私人有限公司(CTOS)名单,导致她们被金融机构列入黑名单,无法贷款。6名投诉者的年龄分别介于19岁至34岁,她们于週五在马华直辖区1马工作队副秘书王晓亭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现身说法,劝勉读者谨慎挑选学院避免上当。6名女生坚持不赔钱,并要求院方将她们在CTOS黑名单里除名。惟院方回应,学生在选课免费课程时,附带条件是必须工作18个月,否则就必须赔偿。而女院长也强调,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学生上课,本来就该付钱,这是合理的。无论如何,院方答应将于週五下午与王晓亭及马华1马工作队律师顾问容永良洽谈详情。6名投诉者的情况大致相同,并由其中的锺小姐代表发言。津贴取消改由公司赞助锺小姐指出,她是于2010年1月,从报章广告获悉蕉赖一家美容学院提供免费美容学位,课程为期三个月,毕业后保证有工作。同时,她也说,院方也再三向她保证,这项课程是由政府津贴,学费全免,只需缴付500令吉报名费,毕业后还可以在城中着名的美容公司上班。“我报名后,原定3月开课,但院方却通知说政府已经取消津贴,并向我建议另一个助学金计划,由大公司赞助学费,毕业后可直接在那里工作,学费全免,只需付800令吉的报名费及考试费。”锺小姐在5月开始上课,班上共有12名学生,其中10人包括出席记者会的另外5名受害者,都是以助学金计划选修此课程。文件未提及贷学金王晓亭与律师详阅投诉者所提供的文件后发现,院方与投诉者在进行交易时,未曾在文件上提及或记录任何关于贷学金(Study Loan)的字眼,反而阐明是奖学金(Scholarship)或赞助金(Sponsorship)。“若院方无法提供确实的证据证明她们曾经向学院贷款,那幺院方就应该停止这种不合理的讨债方式,包括从CTOS黑名单里删除她们的名字。”容永良认为,院方不应该以CTOS黑名单来威胁投诉者,因为在没有任何证据指投诉者真的有向学院借钱的话,院方的指控其实已构成诽谤,投诉者在必要时可以向院方採取法律行动。根据资料所见,院方刊登的传单及广告都印有政府徽章及标示:政府推行1.7亿培训基金美容课程。为此王晓亭指出,该学院可能已涉及盗用政府名义行诈。她相信,市面上有许多公司正使用同样的伎俩,令她担心还有更多的学生被骗。首天上课被要求签约锺小姐提出,上课的第一天,老师就要求她们签署一份她们也看不懂的合约,内附未完成课程者需赔偿6000令吉的附带条件。她们要求老师解释合约内容,或先带回家研究,但遭院方拒绝,还要求她们立刻签名。合约里有见证人的栏目,则由同学们互相代签。强扣除薪金充学费补贴她声称,她们怀疑学院其实是以“免费学位”作饵,骗她们接受培训,之后再到相关美容院工作,再从她的资酬中扣除学费。而她本身及数名成功获得安排工作的同学,都面对薪水被强制扣除充作学费补贴的情况。课程开始没多久,锺小姐与同学们全被安排到美容公司面试。她说,院方所指的获大公司赞助其实附有条件,即只有被公司录取的学生才可获得学费赞助,而她们全班12名同学中,只有4人被录取。“这时,我们都觉得自己被骗了,想休学,院长却要我们赔钱。没办法之下,只好继续读下去,读完三个月的课程后,院方确实为我们找了另一间公司,让我们在那里工作。”工作一个月后,锺小姐在领薪时发现,薪金被公司强制性扣除了三百多令吉。她说,公司起初隐瞒实情,但在她不断的追问下,资方扣除这笔钱的目的就是用作偿还较早前她在美容学院上课的学费。免费学位骗当廉价劳工锺小姐指出,她们觉得被院方当作廉价劳工,当初所说的免费学位都是骗人的,于是各自退学及辞工,结果都被院方追讨2000至4000令吉不等的赔偿金,数额因人而定。她们拒绝赔偿,最后落得列入CTOS黑名单的下场。她提出,她们在2010年11月曾向反对党议员求助,对方当时建议无需理会院方的追讨,结果却被院方以拖欠贷学金(Study Loan)为由而被列入CTOS黑名单。反对党议员虽曾协助她们与院方进行谈判,但事件最后不了了之。她指出,过去一年多来,院方不曾停止向她们追讨赔偿金,包括不时以电话及简讯“轰炸”,让她们蒙受严重的心理压力。“由于我们被列入CTOS黑名单,有人想贷款买车也被拒绝,造成许多不便。”今年新年,锺小姐另一名同学因无法承受压力,最后与院方妥协,原本拖欠3400令吉的赔偿金,在院方的折扣下,以2900令吉成交。随后,她们之间也有人陆续接获院方电话,指新年特别开恩,可以折扣优惠解决CTOS黑名单事宜。院长:天下没白吃午餐王晓亭在记者会结束后,即刻联络美容学院的陆姓院长。陆院长澄清,合约说明,学生一旦修读课程,得以18个月的工作期为附带条件,否则需作出赔偿。因为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陆院长强调,上了课就一定要付钱。她也提出,该学院的美容课程所提供的文凭,已获得政府认证。指6人没履行工作18月为能更详尽说明学院的运作,陆院长于下午2点抵达会所,并出示相关文件,坚持6名女事主经已读完3个月的美容课程,但却没有履行文件中阐明工作18个月的条件,因此必须清还学费。不过,容永良强调,文件中并未提及将会在事主薪资中扣除部份款项作为缴交学费之用,也未给予口头知会,才会令不知情的事主觉得非常不合理,而院方也无权将6名事主的名字交给CTOS并列入黑名单,因此有义务协助她们从黑名单中除名。至于美容公司要求通过面试才给予赞助一事,陆院长声称她也是临时收到通知,并非有意欺瞒,但学生既然已完成课程,就必须交付学费。在一个多小时的会谈中,双方最终因各执一词而不欢而散。‧2012.02.1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