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主页 > G再生活 >疑篡改电表发红单警告 逾30商家没理国能断电
疑篡改电表发红单警告 逾30商家没理国能断电
分类:G再生活 热度: 173℃

疑篡改电表发红单警告 逾30商家没理国能断电

疑篡改电表发红单警告 逾30商家没理国能断电

商家反映被国能追讨电费的问题,前排左起林祐剑、黄友凤、郑己胜、巫微微和李忠伟。

国能怀疑逾30名服务业业者篡改电表,发出“红单”警示,业者们却没有理会,结果陆续于5月份遭国能切断电源对付,及追讨最低700令吉至9万令吉的电费欠款。

商家们向马华反映问题,表示不太了解相关技术层面问题和法令程序,希望能组织商家力量,与国能协商及维护商家们的权益。

商家向马华反映问题

马华于是成立一个以马华柔州联委会中小型企业局主任郑已胜为首的“马华纠察国能特工队”,成员包括法律顾问黄友凤、组员林祐剑和黄成兴,旨在教育与协助商家掌握更多相关资讯。

遭遇“割电”的其中2名业者,今天在郑己胜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讲述遭遇。其中一人是居銮的婚纱店业者,一人则是新山高雅花园的花店业者。

不清不楚暂搁置不理

他们提及,因被国能怀疑篡改电表而接到“红单”警告,当局人员也未能第一时间告知要追讨的数额,在不清不楚之下,他们暂时搁置问题不理。

当工作人员在指定日期前来“割电”时,他们才恍然大悟要被追讨上万令吉的电费,无法立刻缴清,结果遭割电数天,直到交涉后,电源才恢复。

若业者掌握更多资讯,相信能更好地与国能交涉,也能避免官司。

疑篡改电表发红单警告 逾30商家没理国能断电

巫微微提供给媒体的图片显示,当局怀疑电表小螺丝和保安线有被动过痕迹,商家被怀疑篡改电表。

巫微微:每月准时缴电费不解仍遭追讨3万欠款

30岁花店业者巫微微指出,两年前她租下位于高雅花园的一间单位做生意,上个月20日接到店员通知,国能人员到店里检查电表,外出的她回到商店时,询问国能人员相关数额以及要割电的理由,对方无法回复,要她本月11日到总部会见上司面谈。

她说,她到总部时才知道被追讨的欠额多达3万7600令吉,而且不能分期付款,要一次缴清。

她说,负责人出示的图片,指该店电表的小螺丝和保安线有被动过痕迹,惟她根本不懂这些,她声称每月准时缴付620至840令吉的电费,不解为何会被国能盯上。

“5月20日我联络郑己胜一起到国能交涉,在那边我也遇到其他面对类似问题的商家,于是拿了他们的联络号码开设一个交流平台。”

李伟忠:提出合理理由款额获减

居銮日昇花园经营婚纱店的40岁李伟忠指出,他和股东一起在当地一间改成店面的住家做生意。

上个月25日,股东收到国能人员发出的“红单”后,股东要求对方解释,对方指他们的单位用电量少算80%,惟无法提出须缴付的总额,并要求他们在指定日期到国能办事处了解。

他说,其股东随后没把问题放在心上,怎料国能人员本月11日晚上8时来“割电”,差点让他无法履行隔天早上要为新人拍摄婚纱照的任务。

他说,随后工作人员同意延后割电,于前天(23日)才割电,直到今天该单位还没回复电供。

他随后也出席商家与国能的交流会,获悉被追讨2万6000令吉,不过经过交涉和提出合理理由,款额获减。

黄友凤:业者须知勿签免追究文件

黄友凤指出,1990年电流供应法令第38条文赋予国能行使权,商家被当局发现偷电,国能可以切断用户电供,这情况不是现在才发生,之前也常听闻有一些单位或工厂在电表“动手脚”被国能对付。

她说,国能对付行动中,有些业者确实违例,但也有者是无辜的,他们需要懂得自身的权力,维护消费权益。

“国能断电不能超过三个月,必须接回,但往往断电后,业者就算没有违例,也不能长时间等电源恢复,会先缴付欠款、恢复电供,之后才向国能追讨回相关已付款额。问题是,先缴付欠款的过程,业者必须知道,不能签署相关免追究文件等等。”

疑篡改电表发红单警告 逾30商家没理国能断电

郑己胜及黄友凤日前召集商家,让他们从法律角度了解被“割电”后可采取的相关处理方式。

郑己胜:租新地点须确保电费缴清

郑己胜提醒中小企业,要租下一个新地点时,必须向业主确保相关单位的电费已经缴清,或旧租户搬迁后,新租户要求业主更换新电表,即使需时处理,不要贪快就搬入单位,待日后发现问题已迟。

他说,面对已遭国能锁定为涉嫌篡改电表的业者,尤其接到“红单”时要认真处理以及弄清楚,包括先去拍下旧电表,要求国能透明向商家解释相关拖欠费用的计算方式。

特工队联络:郑己胜016-778 0243或黄成兴012-721 323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精彩图文